設為首頁|添加收藏登錄注冊
電視搜索


搞定“動物演員”就搞定了一切

2020年01月05日 來源:新華網 編輯:王文琳 責編:陳秀山

  眾所周知,拍電影最難搞定的是小朋友和動物,可也往往是他們會成為一部電影的最大亮點,正在熱映的《寵愛》就是一個證明。這部電影于2019年12月31日上映,連續兩天單日票房破億,累計票房于2020年1月2日下午突破3億元。取得如此成績,片中的那些動物演員功不可沒。

  這些寵物演員個個都是顏值與演技兼備,6個故事中的寵物,除了豬豬小叮當和貓咪726是本土演員,其余的都是表演經驗豐富的動物演員。這樣一部融合了人與人、人與寵物之間深厚情感的電影是怎么拍出來的?導演楊子講述了《寵愛》幕后的秘密。

  團隊組建

  通過郵件聯系上《忠犬八公》訓練師

  《寵物》的導演楊子之前最喜歡的動物題材電影是《忠犬八公》,于是在確定拍攝《寵愛》后,他就去查了《忠犬八公》動物團隊訓練師的名字并找到訓練師的郵箱,給他發了一封郵件。

  楊子說:“那時我只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,訓練師是好萊塢最頂級、最資深的,他在這行快40年了,從《小豬寶貝》時起他就是訓練師了,但后來他本人已經基本不去第一線了。他給我回了郵件,交流過程的反饋也幫助了我們的劇本創作。”

  2018年10月,楊子和好萊塢的訓練師團隊第一次見面溝通細節問題。楊子說:“他們也很興奮,因為電影里涉及6只動物,不同大小、性格、任務,在故事里有不同的功能,而且是在中國拍,這種好奇心和挑戰欲望撞在一起了。”

  30多只貓中找出3只演小貓726

  訓練師團隊在2018年12月進組,電影在2019年4月才開拍,因為訓練師要養豬。楊子介紹說:“我們把青島所有的養豬場都走遍了,后來在一個純綠色的養殖豬場找到了。”

  小貓726是片中檀健次、闞清子的愛情信物,劇組找了三十幾只小貓,要求必須在幾月幾號到幾月幾號之間出生。定下來真正參與拍攝的3只是從上海找到的,3只花紋都是一模一樣。

  兩位好萊塢動物訓練師提前3個月來到中國,楊子說:“他們一個養貓一個養豬,每天就坐在豬圈里面抱著小豬,讓它跟人交朋友,你想象不到他這種熱情。就這樣慢慢把小豬養到3個月大的時候,美國訓練員過來接手,進入到更高難度的訓練中,然后他們作為統籌把6組人馬的工作、環境、細節等等去安排調度。”

  片中其他外國動物演員來中國前,劇組要為它們提前準備好一個訓練場。導演楊子說:“它們的生活條件都要考慮,團隊都是雙語的,照顧它們的起居,還配備了醫療飲食。針對拍攝流程,我們會跟訓練師開會研究,去了解拍攝現場。小動物在現場的時候,我們怎么去保護它們,它們的需求我們如何第一時間就能夠獲悉。建立一整套的這種交流體系,分發到整個劇組。”

  對于這些動物訓練師,導演楊子言語間充滿贊嘆:“他們把對動物的愛轉化成了對它們潛能的無限挖掘,他們在用愛引導這些動物,他們注重動物心理的保護。看他們訓練本身就是教科書一樣,告訴你如何去對待寵物。比如說,總統籌是一線的最大領導,但他永遠在現場。他要洞察現場有可能存在的對動物造成危險的因素,保證完美的工作環境。中間有一段時間他發高燒,但吃了藥仍舊堅持在現場。”

  拍攝故事

  整個過程都是最大的挑戰

  《寵物》現場拍攝的時候,跟平時的拍攝習慣是不一樣的。喊了“卡”之后,還要等另外一個口令,這口令和口令之間,有不同的東西要做好。楊子說:“從表演區到開機之間,每一個過程的劃分特別細,這些東西對于正常的拍攝流程是相反的,所以需要大家去提前熟知,而且我們還要練習。”電影還提前做了大量測拍,就是為了能夠了解真正拍動物的時候,現場可能發生的任何事情,有很多的細節都是依靠前期的測拍,來找到最好的一個工作邏輯和流程。

  楊子笑說:“拍攝過程中沒有最大的挑戰,因為都是最大的挑戰。”這么龐大的劇組如何信息透明,如何第一時間讓所有人進入保護小動物、配合小動物、現場節奏完全跟著動物走的工作狀態都不是易事。而細化起來,還包括了現場鏡頭,需要讓動物的眼神角度都是精準的。每一個走位,每一個反應,這些都是挑戰。

  因為演員跟動物的磨合時間并不多,要拍出這種親密感覺,也是挑戰。楊子舉例道:“最開始拍小貓的時候,因為小貓特別敏感,所以對現場噪音的控制非常嚴格。剛開始的時候,大家不知道貓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承受度。后來訓練師說了,說話沒關系,太安靜了貓反而會覺得怪怪的。而狗在現場就愿意跟人玩,然后我們要告訴所有人,請你不要理它,因為所有人都不理它,它一定會找愿意理它的,它就會覺得跟演員是好朋友,無形中幫助它跟演員之間拉近了關系。”

  最難忘在開放的空間圍捕巴頓

  影片中的小叮當是一頭100斤的豬豬,很沉很猛、不受控制,這意味著演員很多時候要配合小豬的表演狀態,同時還要保護自己。有一場戲是豬豬整個撲到楊子珊身上,試著去親她,豬鼻子、豬口水離演員的臉非常近。對于演員來說,要克服這種心理障礙,然后還要在保護自己的同時去演戲。豬在演戲的時候,它的整個狀態是不可控的。楊子透露:“有一次豬豬往外跑的時候,一腳踩到子姍的胳膊上,萬幸的是沒造成傷害,但是現場的人嚇得一身冷汗。”

  在現場,豬還隨時會跑、會走神,訓練師就會立即沖進來調整。鐘漢良和楊子珊沒有辦法像平時一樣,連貫地全心投入從頭演到尾,經常被打斷。可他們主動放棄了表演所需要的專注,去配合現場環境,去配合動物和訓練師,非常專業。

  《寵愛》如今已經在大銀幕上放映,但楊子仍然難以忘記拍最后抓巴頓那場戲時的恐懼感,各種擔憂和不確定讓自己的神經繃得緊緊的。“現場要照顧的因素太多了,我們有13輛房車在現場。要控制社區的人流,要控制演員的粉絲,需要無數人手去保護每一個關卡,這一切不亞于打一場小型的戰役。即便這些東西都擺平了,可最后核心的創作依然是一個未知數。所以,這份擔憂一直像是頭頂的一團烏云一樣,每次一想到這件事情,天都暗了,大家只能一點一點去排解問題。”

  抓巴頓的那場戲要在一個開放的空間去完成,讓劇組在挑景、找景時頗費了一番工夫,“怎么去找一個既能拍戲又能符合情節,又有足夠的空間去停房車、去行走,其他人闖不進來的地方,真的是很費事,很幸運最后找到了這個小區。”

  由于各方面的努力,最后巴頓認下新主人的這場高潮戲只用了兩天時間就拍完了。楊子說:“那么大的圍捕陣勢,狗狗呈現出的那么復雜的情感和心理活動,都順利地完成了。所以,我對于那場戲也是百感交集、記憶猶新。”

  演技比拼

  動物演員的表演都是一樣好

  對于幾位在片中飆戲的動物演員誰的演技最好,楊子給出的答案是“基本都是一樣的”。影片故事不同,以及拍攝取舍的原因,觀眾在觀看時會有比較,而劇組在拍攝時,覺得每個動物演員的表現都讓他們滿意。如果從完成度來評價的話,楊子認為流浪狗巴頓的表演最好。

  豪七安樂死的那一段,它一動不動地演一個瀕臨死亡的狀態,這個是相當難。楊子說:“那場戲整整拍了一天,拍攝時屋子非常熱,狗狗是最怕熱的,所以溫度確實是幫助了表演,整個過程中你會聽到狗一直在劇烈地喘息。從戲的角度來講,這是瀕死前的狗,那個房間熱到我們工作人員都不敢在里面繼續待,但是狗狗很專業,在堅硬的鐵皮板上一躺就是七八個小時。”

  平時演動作戲的金毛犬小札,這次在片中成了導盲犬,背后訓練師付出的努力和艱辛是巨大的。戲外的小札是一只活潑的狗,上躥下跳各種玩,但是演起戲來,就需要它穩穩的、安安靜靜的,做導盲犬該做的樣子。訓練一只導盲犬要兩年的時間,而片中只用了兩個月的時間,這意味著它必須要在短時間內學會導盲犬的所有特質,不受干擾,走直線,勻速跟行走的主人保持一個步伐……這些看似很簡單,但其實都非常不容易。

  對于貓貓726,楊子表示,它釋放了很多天性的東西。“你感覺它完成了很多,其實里面有很多即興甚至很意外的東西。”

  而楊子認為最難的是豬,要放棄自己的天性,進入到表演狀態,這些表演背后投入的辛苦和努力是沒有辦法量化的。

原文鏈接:http://www.xinhuanet.com/ent/2020-01/03/c_1125417499.htm

標簽:

相關閱讀:

他們正在說……
評論
表情 匿名
网上赚钱项目灰产